“贪腐瘾君子”有如下几种类型

2011-6-7 【字体:↑大 ↓小】 背景色:       
分享到:

  “贪腐瘾君子”主要有以下六种类型:

  欲壑难填型:有的人欲望极度膨胀,多少钱财都无法满足贪欲。他们边腐边升,“靠山吃山、靠水吃水”,腐败成为他们追求的目标,甚至作为成功的标志和权力的象征。如北京市海淀区原区长周良洛,在担任北京市朝阳区委宣传部部长、常务副区长期间,利用职权为多家广告公司承揽工程提供帮助,收受贿赂数十万元之间不等。升迁至海淀区区长后,敛财数额也成倍增长,上升为“百万元水平”,其中一次就收受开发商贿赂93万元美金。

   不能自拔型:有的人一旦有了第一次腐败,便会有第二次、第三次,陷入恶性循环。或是拿人家的手短吃人家的嘴软,或是碍于情面不好拒绝,又或是人为财死、难以抽身。北京环卫工程集团经营发展部原部长于小兰,在担任第一清洁车辆场财务负责人期间,受场长唐某指使,共谋将下属单位上交的管理费等预算外收入隐匿,几年后唐某突然病故,此时这笔账外资金已成3600余万元的巨款,于小兰在单位两次改制过程中未向组织或领导报告,继续非法占有,直至案发。

   身心愉悦型:有的人从腐败堕落中能够获得乐趣,身心得到极大满足。单单是看着存款数字、数着现金钞票也能笑得合不拢嘴,可谓是“贪腐之瘾”中的病态。北京市首都公路发展有限公司原董事长毕玉玺,用他个人的话说就是“哪天收不到钱就会不舒服”,特别是面临即将退休的情况下,他把聚敛钱财的多少与今后生活幸福与否画等号,从贪腐中得到快乐。

  大小通吃型:有的人不论腐败“出身”、钱财多少,只要有利可图都会雁过拔毛,上至工程项目、专项资金,下至公款报销、吃喝宴请,就像吃不饱的鱼,永远张着口,“贪腐之瘾”令人发指。北京市西城区法院原院长郭生贵,除利用司法权与不法律师相勾结,徇私枉法,收受巨额贿赂外,只要经其审批的事项,都会想方设法“捞一把”,包括单位装修、购买办公器材,甚至在为干警购买服装过程中都索要回扣,极尽腐败之所能。

   小步快跑型:有的人虽然每次贪贿数额不多,但是不间断地“发小财”、“受小贿”,在腐败路上小步快跑,积小腐成大腐。这些人一般手中有点权力,但有的是不足以谋大财,有的是谨慎行事,于是在小恩小惠、小打小闹上下功夫,如借逢年过节、婚丧嫁娶收受礼金,又如在财务报销上做手脚,还有的利用职务便利吃拿卡要,等等。

  来者不拒型:有的人对送上门的“好处”统统笑纳,有求必应。他们认为权钱交易才是社会规则,对于腐败成瘾毫无察觉,不禁让人唏嘘。北京计算机一厂原厂长张兴恺就属于这一类型,只要是拿钱找他办事,他从不拒绝;他收受的财物从几百元的购物卡、几万几十万元现金到价值百万元的住房,应有尽有。


 

【中国北京市】【中国百强大律师】唐红新律师团队

 Tel: 8610-52873798 15810432205

Fax: 8610-59626918

北京市朝阳区东四环中路大成国际中心C座6层(100124)

6/F,Office Tower C,Dacheng International Center, No.76 East 4th Ring Middle Road, Chaoyang District, Beijing 100124, Chin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