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红新律师接受法制晚报记者关于“山西富平县妇幼保健院院产科副主任张淑侠贩卖婴儿”一案采访

2013-12-30 【字体:↑大 ↓小】 背景色:       
分享到:

   

  法制晚报讯(记者 李洪鹏)   今年7月16日,富平县薛镇村村民来国峰的妻子董某在富平县妇幼保健院分娩,该院产科副主任张淑侠以“婴儿患有先天性疾病”为由,诱使家属放弃对婴儿治疗并交由自己处理。

 随后,张淑侠与山西的犯罪嫌疑人潘某、崔某取得联系,7月17日凌晨3时,潘某、崔某从张某家中以2.16万元将婴儿买走,后又将婴儿转卖于其他犯罪嫌疑人。 来国峰夫妇质疑婴儿被拐卖,7月20日报案后,富平县公安局随即展开调查。 据当地警方透露,截至8月9日,公安机关已接到群众报案55起,其中涉及嫌疑人张淑侠的26起(经初步核查确定10起不属于刑事案件),立案查实5起,其他正在核查中。

  其中,“7·20”案件中的新生儿和此前被贩卖的一对双胞胎共3人已获救。张淑侠等9名犯罪嫌疑人被警方刑事拘留。 事发后,富平县卫生局局长、分管副局长、妇幼保健院院长等5名相关责任人被免职。针对此次案件中暴露出的安全监管漏洞和薄弱环节,陕西省抽调40余名三级医院产科专家组成10个检查组,分赴各地开展为期半个月的全省医疗执业安全大检查。

  庭前探访 张淑侠名号家喻户晓

      昨天中午,《法制晚报》记者赶到富平,在富平县的街头,不管是出租车司机,还是普通市民,对记者询问的“你们知道张淑侠吗”的回答结果都是“知道啊,已经被逮捕了嘛!马上就要开庭了嘛!”

     中午12点40分左右,富平妇幼保健院的门口,不断有产妇及家人来到医院检查,或办理住院手续。对于张淑侠,医院的医生表示,“已经知道明天开庭”,但是再问张淑侠的其他事情,他们闭口不答。

     “‘贩婴案’曝光后,妇幼院的声誉和工作受到很大影响,全院300多名员工,每天基本无事可做。”一位医护人员称。

     “那都是之前的事情了,现在医院管理肯定正规了啊,应该没啥问题。”面对记者提问,来这里生孩子的杨先生夫妇说已经没有啥担心的了。

    铁锁把门家人玩失踪

    在妇幼保健院东侧200米左右,有一个“新华居民小区”,张淑侠和她的家人原本住在这里。

    昨天记者看到,漆红的大门已有一层尘土,透过大门门缝,看到屋门的铁栅栏门也是锁着的,连续敲了几次门,也无人应答。

    “我们已经很长时间没见张淑侠的家人了。”在胡同晒太阳的邻居告诉记者,张淑侠的家属搬走了,搬到什么地方就不知道了,“估计怕一些人上门找他们吧”。

    最先报警的来国峰夫妇是薛镇村人,双胞胎女婴失而复得的祁坤锋也是薛镇村人,而张淑侠就出生在这个村。本案中的被害人多为张淑侠的乡亲故友,她巧妙地利用了亲友之间这种信任。

  今天上午9点,备受社会关注的陕西富平产科医生张淑侠拐卖婴儿案在陕西渭南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审理。

  检察机关称,犯罪嫌疑人张淑侠是县妇幼保健院妇产科副主任,涉嫌多次以新生儿患有传染性疾病和先天畸形等为由,建议家属放弃新生儿,而后将婴儿贩卖。从2011年11月至2013年7月,张淑侠共贩卖婴儿6次,由于其中一次贩卖的是双胞胎女婴,最终共贩卖7名婴儿,在贩卖过程中,一名女婴死亡。

  案件发生后,经过公安机关解救,所有被张淑侠及潘某贩卖的婴儿已经全部回到父母身边。

  案情解析 张淑侠最重可判死刑

  盈科律师事务所首届刑事辩护专业委员会主任唐红新接受《法制晚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司法部<关于依法惩治拐卖妇女儿童犯罪的意见>》第19条规定:“医疗机构、社会福利机构等单位的工作人员以非法获利为目的,将所诊疗、护理、抚养的儿童贩卖给他人的,以拐卖儿童罪论处。”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240条规定,拐卖儿童情节特别严重的,判处死刑,并处没收财产,情节包括:

   (一)拐卖儿童集团的首要分子;

  (二)拐卖儿童3人以上的;

  (三)以出卖为目的,使用暴力、胁迫或者 麻醉 方法绑架儿童的;

  (四)以出卖为目的,偷盗幼儿的;

 (五)造成被拐卖的儿童或者其亲属重伤、死亡或者其他严重后果的;

  (六)将儿童卖往境外的。

  唐红新律师认为,本案中张淑侠为了一己私利,多次实施盗窃、贩卖婴儿的行为已触犯《刑法》240条拐卖儿童罪。同时,张淑侠多次实施盗窃、贩卖婴儿已符合法定量刑加重情节,“司法机关应依法对其进行严惩,从重判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甚至是死刑,并对张淑侠处以罚金甚至没收其全部个人财产。”

富平拐卖婴儿案起诉书内容 

  起诉书指控称:

  1、2013年7月16日,被告人张淑侠在富平县妇幼保健院以来某峰,董某珊所生男婴有病为由,让家属签字放弃婴儿,当晚张淑侠将男婴抱回家中,打电话联系山西省临猗县的潘某串。7月17日凌晨3时许,潘某串和其子崔某驾车来到张淑侠家中,以21600元的价格将男婴买走带回家中。其后,潘某串经王某丁和黄某娜介绍,潘某串丈夫崔某梁从旁协助,在其家中以59800的价格将婴儿卖于河南省内黄县梁庄乡内河村的朱某奇、赵某军夫妇。后该男婴被解救并送还来某某夫妇。

  2、2013年5月29日,被告人张淑侠在富平县妇幼保健院以王某艳所生的双胞胎女婴有病为由,让家属签字放弃婴儿。后张淑侠将两名婴儿抱回家中,打电话联系潘某串。后潘某串和崔某驾车来到张淑侠家中,以30000元的价格将两名婴儿买走带回家中。其后,潘某串经黄某氏介绍,崔某梁为买家带路,在其家中以46000的价格,将其中一名女婴卖于山东省巨野县的任某欣夫妇。另一名女婴寄养在潘某串妹妹吴某珍家,吴某珍又将婴儿寄养在贾某堂家中。后两名女婴均被解救,被送还给王某艳夫妇。

  3、2013年4月的一天,富平县妇幼保健院保洁员杜某德在医院儿科,将黄某妮所生并被家属放弃的一名女婴抱回自己宿舍。后打电话将此事告诉被告人张淑侠。张淑侠遂电话联系潘某串,当天下午潘某串与崔某开车来到富平,在杜某德家宿舍看过女婴后,从张淑侠处以1000元的价格将女婴买走带回家中。后该女婴死亡被抛弃。

  4、2013年2月28日,被告人张淑侠在自己家中为武某娟做手术产下一名女婴,以该女婴有病为由让家属放弃。后张淑侠打电话联系潘某串,当晚潘某串和崔某梁、崔某驾车来到张淑侠家中,以20000元的价格将该女婴买走带回。其后,潘某串经王某丁介绍,以46000的价格将该女婴卖于河南省滑县大吕庄村的和某峰、李某勤夫妇。该女婴已被解救,送还给武某娟家人。

  5、2012年4月的一天,被告人张淑侠在富平县妇幼保健院得知赵某涛、贺某娜要将所生的女婴送人,遂打电话联系潘某串。潘某串和崔某即驾车来到富平县妇幼保健院,以20000元的价格将该女婴从张淑侠处买走。张淑侠将其中15000交给赵某涛,后因女婴家人反悔,张淑侠让潘某串将女婴送回。后将女婴送还给赵某涛家人。

  6、2011年11月的一天,被告人张淑侠在富平县妇幼保健院得到住院生产的尚某霞和赵某良夫妇放弃的男婴,遂打电话联系潘某串,随后潘某串和崔某驾车来到张淑侠家中,将该男婴买走带回。其后,潘某串经廉某奴和黄某氏介绍,以47000元的价格,将该男婴卖于山东省巨野县独山镇烟王村的王某超,吕某顺夫妇。该男婴已经被解救并送还尚某霞夫妇。

  渭南市检察院认为,被告人张淑侠以出卖为目的,拐卖儿童多人并致一人死亡。应当以拐卖儿童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中国北京市】【中国百强大律师】唐红新律师团队

 Tel: 8610-52873798 15810432205

Fax: 8610-59626918

北京市朝阳区东四环中路大成国际中心C座6层(100124)

6/F,Office Tower C,Dacheng International Center, No.76 East 4th Ring Middle Road, Chaoyang District, Beijing 100124, Chin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