聂树斌案有望获进展 疑似真凶6年后被再审

2013-6-20 【字体:↑大 ↓小】 背景色:       
分享到:

 因一起奸杀案,聂树斌被执行死刑 10年后,被抓逃犯王书金称他才是真凶  

 8年前,河南商报率先报道了此事 如今“聂树斌案”又有了新进展   律师朱爱民昨日透露,沉寂6年的“王书金案”,初定下周二开庭  

 纠结多年,“聂树斌案”有望峰回路转   

    河南商报首席记者 胡巨阳  

 河南商报率先报道、备受全国瞩目的河北“聂树斌案”,近日有望峰回路转。  

 昨日,河南商报记者获得可靠消息:与聂案有密切关系的“王书金案”,下周二将由河北省高级法院在邯郸市中级法院开庭审理。  

 一审被判死刑后叫屈了6年的王书金,可能再次向公众陈述一个事实:18年前,河北方面指控聂树斌犯罪并将其处决的那起奸杀妇女案,其实系他所为。  

 案件回放  

 杀人案犯执行死刑10年后  

 疑似真凶现身  

 商报报道轰动全国  

 推动中国死刑制度改革  

 2005年3月15日,全国两会刚刚闭幕。河南商报《一案两凶,谁是真凶》一文报道了一宗十年悬案,引起社会一片哗然。该起案件的主角之一叫聂树斌。  

 1994年8月5日  

 石家庄市西郊孔寨村附近发生一起强奸杀人案。当时的石家庄市郊区公安分局组成“8·5”专案组并将犯罪嫌疑人聂树斌抓获,警方随即宣布破案。  

 1995年4月27日  

 未满21岁的聂树斌,被石家庄市中级法院以强奸罪和故意杀人罪执行死刑。  

 2005年1月18日  

 河南省荥阳市公安局在当地一砖瓦场内抓获逃犯王书金。王坦白曾在河北省广平、石家庄等地强奸多名妇女并杀害其中4人。   谁也没想到的是,王书金领着民警来到石家庄市西郊孔寨村附近指认的作案现场,与当年“聂树斌案”的现场为同一地方。其交代的作案细节、现场遗留物等,亦与当初案发现场完全一致。  

 警方多方调查后证实:从1994年到2005年间,“王书金案”和“聂树斌案”共同涉及的作案现场,只发生过一起凶杀案,即1994年8月5日这起。王聂二人并不认识,根本不存在共同作案的可能。  

 2005年3月16日  

 河南商报报道的次日,河北省委政法委向本报和全国媒体承诺,立即成立由省委政法委牵头、省公检法司机关参与的联合调查组调查聂树斌一案,一个月内公布结果。  

 就在大家静待河北方面的调查结果时,湖北“佘祥林案”出现。很快,最高人民法院收回死刑复核权。即对死刑犯的执行,必须报最高人民法院复核。  

 司法界不少资深人士认为,河南商报等媒体对“聂树斌案”、“佘祥林案”的报道,推动了国家司法制度的改革,促进了最高人民法院收回死刑复核权。8年过去了,商报至今仍未等到河北“联合调查组”对“聂树斌案”调查的只言片语。  

 2007年4月  

 邯郸市中级法院一审判处王书金死刑。王书金向河北省高级法院提出上诉,理由是“未起诉他在石家庄西郊玉米地的那起奸杀案”。  

 2007年7月31日  

 河北省高级法院二审不公开审理了“王书金案”,时至今日仍未宣判。论罪早该结束生命的王书金,也得以在看守所里挨过一年又一年。  

 最新进展  

 6年后再审“王书金案”,初定下周二开庭  

 “我已接到河北高院的通知,6月25日上午将在邯郸中院开庭审理‘王书金案’。”王书金的辩护人朱爱民律师昨日告诉河南商报记者。  

 这次开庭属于什么性质?是补充程序,是再审,还是宣判前的一次沟通?朱爱民称,他也不太清楚,通知开庭的刘法官只说“‘王书金案’开庭”。根据刑事诉讼法,当案件出现了新的证据时,法院可以决定再开庭。  

 回忆6年前的二审,朱律师说,他作为王书金的辩护人,已把王书金上诉的理由向法庭陈述清楚。法庭审理程序进行完闭,法官也已宣布择日宣判。  

 几年来,很多网民和法律界人士都在推测,这么长时间不判,是因为这起案件影响太大。“法官自己做不了主,法院不想做这个主。”  

 该案的承办人此前也答复相关律师,因为案情特殊,在没有领导指示的情况下,他说了不算。  

 几年都没有“王书金案”的消息,有关人士曾向关押王书金的广平县公安局看守所打听,得到的消息是“王书金已不在这儿关押”。   于是,很多人开始猜测:难道“王书金案”不公开宣判了?王书金莫非已被秘密执行死刑?  

 对此,朱爱民昨日告诉河南商报记者,之前,他也不清楚王书金的近况。前天河北高院的人告诉他,王书金现羁押在河北磁县看守所。  

 各界声音  

 6年后再审“王书金案”,“聂树斌案”有望峰回路转  

 8年来,社会各界都在关注“聂树斌案”。作为王书金的辩护人,朱爱民的微博点击量每天都在刷新。昨日上午,朱爱民在网上刚一透露“王书金案”将于下周开庭的消息,立即就有人跟帖和评论。  

 “等了6年不判,如今还要开庭。这对聂案来说,很可能是一个利好。聂案有望峰回路转。”网友“同船过渡”说,按照司法程序,王书金已经过二审,若结果是维持原判,就没有再开庭的必要了。  

 “王书金案”为何拖了这么长时间?网友“惊堂木”分析,河北高院很难办,如果承认错误,就要自认倒霉。不纠正呢,良心上过不去,当事人倒霉,而且舆论压力又这么大,最后可能要承担更大的责任。无休止地拖延,就是因为这两种心态交织在一起的结果。王书金奸杀多名妇女,被判死刑后6年不执行,说明上面对聂案很慎重——“已经错了,不能再错吧”。  

 而著名法学教授贺卫方则认为,“王书金案”和“聂树斌案”不该再由河北高院来审理,应该由最高法院指定管辖。偏偏承担纠错职能的机构,正是当年制造冤案的机构。  

 贺卫方认为,处理“聂树斌案”可以有三种思路,一是由比河北高院更高的机构来进行调查和审理,即最高法院、最高检察院,因为他们不大可能受到地方利益的钳制和约束;二是由最高法院指定另外一个省的司法机构来对案件进行全方位审理,可以保持中立;三是根据宪法第71条,全国人大或全国人大常委会可以视情况成立特别委员会对特定事项进行调查并做出决议。   “现在这个案件对整个体制是一个考验,让国民对这个国家有信心,不再有草菅人命的做法,不再让国民恐惧蒙受冤屈而得不到解决。我相信这是一个特别好的机遇,希望有关部门能抓住这个机遇。”贺卫方急切呼吁。

 背景链接  

 最高法院副院长沈德咏:  

 “我们应当防范冤假错案”  

 今年5月6日,《人民法院报》刊载最高法院常务副院长沈德咏4月25日在广州召开的刑事审判工作调研座谈会上的讲话:《我们应当如何防范冤假错案》。   

    “要像防范洪水猛兽一样来防范冤假错案。宁可错放,也不可错判。错放一个真正的罪犯,天塌不下来;错判一个无辜的公民,特别是错杀了一个人,天就塌下来了。”  

 “特别是在目前有罪推定思想尚未完全根除、无罪推定思想尚未真正树立的情况下,冤假错案发生的概率甚至可以说还比较大。现在制度应当说比较完善了,关键看我们敢不敢拿起法律武器、敢不敢坚持原则。”  

 沈德咏认为,法院及时公布真相是消除对所谓“错案”疑虑的最好办法。“许多案件是否确为错案姑且不论,但由于长期拖延,真相迟迟不公布,让法院极为被动,最终结果无论如何,都难以赢得信任。”  

 沈德咏主管最高人民法院的刑事审判。此次会议的简讯发出后,曾引发法律界强烈共鸣。就万众瞩目的“聂树斌案”,最高法院也没有回避。  

 《南方周末》报道说,最高法院很关注这个案件,“最高法院和河北高院毫无疑问正在积极推进相关工作”。  

 于是,坊间猜测:河北高院下周审理“王书金案”,莫不是已得到最高法院的指令?此次审理会否爆出惊人消息?如此,谈出公众视野6年多的“王书金案”,下周很可能成为社会关注的焦点。河南商报

                                                                                                                                                                                    转载于:新浪网


 

【中国北京市】【中国百强大律师】唐红新律师团队

 Tel: 8610-52873798 15810432205

Fax: 8610-59626918

北京市朝阳区东四环中路大成国际中心C座6层(100124)

6/F,Office Tower C,Dacheng International Center, No.76 East 4th Ring Middle Road, Chaoyang District, Beijing 100124, China